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365体育投注

汇龙镇创设矛盾纠纷多元化排查处置机制,调处成功率达99%以上


来源 : 启东日报 发布时间 : 2020-06-29 访问次数 :
【字体 :

今年5月,汇龙镇永阳村倪某发现村里横河被同村村民沈某占为己有并私自种树。倪某立即召集30多个村民到现场阻止施工,双方互不退让甚至爆发肢体冲突。永阳村调解员赶到现场后发现该矛盾涉及人数众多,立即向镇上领导报告,并拨打110。

一天后,经镇派出所、镇调处中心、村调解员三方联动调解,双方握手言和。由此,一起可能引发的“橙色”群体纠纷得以化解。

近年来,汇龙镇创设矛盾纠纷多元化排查处置机制,使矛盾纠纷调处成功率达99%以上,有效阻断矛盾纠纷向信访问题、信访积案转化,有力确保全镇矛盾信访问题“存量减少、增量为零、总量降低”。

四色分级,做好“标记本”

这些年,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农村矛盾纠纷趋于多样化、复杂化。在长时间的摸索实践中,汇龙镇形成了一套独有的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机制,即“根据颜色分类,且从村里到镇上形成矛盾排查责任体系,第一时间掌握、排查、化解各类矛盾纠纷。”

亚光村宋氏兄弟为宅基地使用权,产生矛盾。由于兄弟俩的岳父家均住在邻近,矛盾范围不断扩大,程度不断升级,甚至发生肢体冲突,亲属和村委会出面协调未果。

镇调处中心获悉后,根据该起纠纷的前因后果、涉及人数及发展程度,将该起矛盾纠纷确定为黄色等级,并立即指派调解员到现场与亚光村共同参与调解。

“现在,镇上根据矛盾纠纷大小、轻重、范围、程度等,将其划分为绿、黄、橙、红四个等级。”汇龙镇党委委员陆里介绍,能及时化解、可不制作调解协议书的案件,为绿色等级;涉及人数3~10人或争议标的为3~10万元的纠纷,为黄色等级;涉及人数10~30人或争议标的为10~100万元的纠纷,为橙色等级;涉及人数30人以上或争议标的为100万元以上、涉及人员死亡,有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或集体上访的纠纷为红色等级。

绿色等级纠纷由村直接化解;黄色等级纠纷由镇调处中心牵头,村或相关部门单位配合化解;橙色等级纠纷由事件涉及部门分管领导牵头,所涉及部门、相关单位、镇调处中心、村联合化解;红色等级纠纷由主要领导牵头,镇调处中心、派出所、所涉及部门、村、邀请市有关职能部门联动化解。

村级调解,当好“守门员”

克明村是个拆迁大村。伴随着拆迁,各类矛盾不断涌现。前段时间,村里92岁的李婆婆就因为拆迁后暂时借住在小女儿家,惹来了其余3个儿女的不快。大儿子更是频繁地和老母亲、小妹争论。无奈之下,李婆婆找到了村里的调解员王冠冲。

66岁的王冠冲是克明村退职村干部,扎根基层40年,在村民中享有很高威望,被村民们亲切地称为“老娘舅”。这天,王冠冲敲响了李婆婆大儿子的家门。

见有人上门调解,大儿子满肚子委屈:“母亲肯定偷偷给小女儿塞钱了。”归根结底是李婆婆的大儿子认为母亲偏心。听完大儿子的委屈,王冠冲又和李婆婆谈心。得知李婆婆是因为小女儿细致入微的照顾才来到这里的,考虑到大儿子生活困难,老人已帮他预留了一笔钱。得知了事情的原委,王冠冲安排双方坐到了一起,坦诚交流。最终在王冠冲的协调下,母子间的心结就此消除。

调解工作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第一道防线,农村调解员就是第一道防线的“守门员”。“想要当好‘守门员’,不仅要有经验,还得有份公心,踏踏实实为村民解难题、办实事。”王冠冲说。

镇村联动,守住“高压线”

双庆村一对叔侄因为土地矛盾结下了二十几年的梁子。最近,这对叔侄再次因为一桩小事吵闹起来。村干部和调解员做了好几次工作,也没能化解。于是,村里联系了镇调解中心。

镇调解中心的调解人员得知事情前因后果后,镇调解中心调解员立即与国土所和建设办联系,请专业工作人员到现场共同参与调解。由他们提供政策支撑,依法依规依政策,分析双方矛盾纠纷的症结,充分利用农村宅基地政策和《土地管理办法》,从法律角度了断是非,并提出了解决该矛盾的合理化建议。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矛盾化解。

“有些矛盾,仅靠村调解员不能彻底解决,此时就需要镇村联动。”陆里说到。“我们镇建立了由网格员、基层综治组织、网格指导员(包片领导)、机关各部门、镇调处中心、镇派出所、党政领导干部组成七级矛盾排查责任体系,有的放矢地处理各类纠纷。”

近年来,汇龙镇采取“分级负责,归口管理”的方法,在全镇大力推行派出所、调处中心、法院联合调处、法律顾问参与农村纠纷、征地拆迁纠纷“专家会诊”、以“案例”助推矛盾纠纷就地化解等新模式和新措施,力促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这样,既降低了当事人的诉讼成本,使矛盾解决在基层,又促进了全镇和谐稳定。

潘瑾瑾 葛于波

,